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元气

朴有天认罪原因曝光:在监狱与家人见面太痛苦

因为,天认痛苦在不为人知的角落,也许发生着更多我们难以启齿的经历和事件。

 2012年,罪原国庆节央视《新闻联播》播放了一组在街头随机采访普通人的新闻,罪原采访主要只提及一个简单的问题:“你幸福吗?”后来经过互联网的洗涤,这个问题被演变成了无数版本,最经典的莫过于:“你幸福吗?”“我姓曾!”对于幸福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,但打动屌丝大众的答案应该是:升职加薪、当上总经理、出任CEO、迎娶白富美、走上人生巅峰!这个朴素的答案背后,其实蕴含的最大信号就是有钱!当年那首网络神曲——有钱了!有钱了!可我就不知道怎么去花!其流行的最大原因就是,广大屌丝群众多么多么希望钱多到不知怎么花!但是有钱真的就幸福吗?美国有个幸福经济学的鼻祖和奠基人叫伊斯特林,他在1974年提出了一个让人很沮丧的理念,那就是一国的经济增长未必会换来生活满意度的改善,这个主张后来被人们称为伊斯特林悖论”(EasterlinParadox)或是“幸福悖论”。更多好处请关注坤鹏论公众号:因曝kunpenglun,回复“投稿”查看。

 去年,监狱马云说“一个月有两三万、三四万块钱,有个小房子、有个车、有个好家庭,没有比这个更幸福了,那是幸福生活 。塞缪尔·约翰逊说,面太幸福只是片刻的事,喝醉了就会拥有幸福感。即日起,天认痛苦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,接受网友投稿!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、互联网、社会化营销等,欢迎投稿给坤鹏论。

 最近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(SDSN)在3月20日发布了世界幸福国家排行,罪原挪威被评为2017年世界最幸福的国家,中国排名第79。因曝即便是一点点小挫折都会被他们解读为被老板弃用的证据。

在一个企业不断进行重组的时代,监狱这是很危险的

HTC弃手机攻VR走险棋 ,面太转型发展或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从经营战略上来看,HTC弃手机转VR的做法,没有什么不对。时过境迁,天认痛苦李想出走 ,天认痛苦创立了蔚来汽车;周鸿祎成了著名天使投资人和红衣大炮;王兴卖掉校内网连续创业,四处突围,长成了现在的新美大;李学凌将YY从一个语音工具,带成了最大的美女秀场,并走到了美国资本市场;王微退出了土豆,开始做自己的动画项目,只有阿北还在继续坚守和维持着他的豆瓣梦想。

一切迹象都在显示,罪原随着消费升级和中产的需求提升 ,罪原付费开始成为包括年轻人、中产和高知人群的习惯,付费的风来了,文艺范的产品和社区迎来了春天。豆瓣上活跃着着一大批评论人、因曝摄影师 、设计师等,这些有趣的人和他们生产的内容,很自然的出现在豆瓣内容合作计划中。

国人不是不需要有品质的精神生活,监狱而是物质与精神的需求如同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一样,正在逐渐迭代和推进。而与豆瓣同时期的校内等年轻人社区要么凋敝,面太要么被收购后束之高阁。

分享到: